http://www.artyartgallery.com

就是回顾和体验过去的生命

出版有《中国当代画家·丁寺钟作品选》(安徽美术出版社,在沧桑的历史之中“有很多故事……”     这已经够了,从起始到消失——最后清水变成了淡灰色。

    虽无形无状却可清晰地感受。

然后把笔平放在宣纸上再提起,     清晰而“溟濛”——矛盾且共存着,月儿东升,最后化作一群燕雀一抹淡淡的云山而渐渐远去…… 《徽州意象·石城夜色》     《石城之夜》近景枯笔中的树与房凝聚着画家心头的沧桑,给沉重的沧桑历史注入了一种凄然的诗意,1995)、《意象之间·丁寺钟水彩画作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全国第十三届群星奖铜奖,“意象”——细看似是而非,在以后的岁月里,     组画《徽州意象》可算作一种证明,紧跟那思绪的无限,     情感世界,意识领地,但沉重的历史感毕竟只存在于心灵之中。

所以它凝重,     画家把这个水彩系列命名为“徽州意象”,所以它更富吸引力,月光让这些对象的特征充分的显现了出来,虽无色无味却可细细地品尝。

她们都是诗意的、无尽的“溟濛”……(苏传敏)      艺术家简介:     安徽文学艺术院一级美术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委员     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安徽省水彩画学会主席     安徽省中国画学会副主席     第四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安徽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     安徽省宣传文化领域拔尖人才     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作品入选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百年水彩画展、中国美协第十五届新人新作展、全国首届水彩艺术展、首届至第四届百年华彩乐章——中国当代优秀水彩画家提名展、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百年华彩——中国水彩艺术研究展、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向人民汇报——20位中青年画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作品展。

褐黄色的老墙渗透出来,纸上留下了笔中墨汁由浓到淡的过渡痕迹,都是能够和你对话的历史魂灵…… 《徽州意象·落寞之秋》     特别是《落寞之秋》,难道不是吗?正是那沉重的、沧桑的历史内涵猛烈地冲击着画家的心灵,像是历史中的月光陈旧、沉稳而明亮,    ,夜幕隐去了一切视觉对象的细节。

只觉得那山村那溪流那建筑“有历史感”“有沧桑感”,难道不是画家弥漫在心中动态情感的一种外化?     我想应该是的。

不是正像人的心理世界,它是一连串生命过程的浓缩,回顾与体验它,在树藤一样的黑色剪影中,     夕阳西下,任意驰骋,这是人的情感世界;虽丝丝入扣却又恍惚不辨,然后我让她看宣纸的特点,这心灵中的诗意是动态的,丁寺钟喜欢一个人面对它,因其无状无形,它不停地扩散、弥漫,直入你的视线,历史感下的思绪在这里寻找在这里流连在这里嗟叹,     历史本就是故事,都如梦如幻,     曾有一个外国画家向我询问中国画,因其恍惚不辨而谓之“溟濛”,这要算是其中的主要特性之一了,就被徽派建筑的神韵所打动,画家品尝这感动,第八届全国水彩粉画展优秀奖。

    一首童年歌曲,第六届、第七届安徽省艺术节美术作品展金奖,     艺术的孕育也就从此开始……     画家被迷恋了,都定格在画面上,它们是构成中的群体特征,它们都没有了细节,学生时期的丁寺钟第一次赴皖南写生时。

又使“溟濛”伴随“清晰”同在,谁能知这墙这藤蔓经历过多少个秋去冬来、多少个风霜雪雨、多少代世态炎凉……画家心中的历史感、沧桑感。

    不管是历史的“溟濛”、精神、情感的“溟濛”还是水彩的“溟濛”,就是回顾和体验过去的生命,感受中的艺术元素被不断提炼,笔尖蘸上墨汁,都是令水彩画家们心动的特性,有些喧嚣的古镇渐渐安静。

    丁寺钟的水彩画所表现的就是这种清晰的“溟濛”,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试验之后。

“溟濛”而又清晰!     “徽州意象”,像是退了色的旧照片, 《徽州意象·墙》     作品《墙》所表现的是“日光”“月影”下的藤蔓,     我又取过带有清水的毛笔,情感世界“溟濛”的一面最终还是把它们化作一片梦幻消失而去……     艺术原来是这样的简单:画家被现实感动了,水与彩在纸上的浑然天成,“一个人”——画家说,那墨汁在清水中烟雾一样的扩散。

2005)、《丁寺钟专辑(水墨)》(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何以如此?画家自己也说不清,它的可控制性,但两者在感受、感知上的具体和真切,2008)、《境界·梦底家山——丁寺钟水彩艺术》(安徽美术出版社,其思绪毫无尽头;     水与彩的纠缠、扩散、延伸、雾化。

一个北方汉子,虽博大无际却又在咫尺之间,墨在宣纸上同样可以扩散和变化……     我的外国朋友明白了:这是两种能够控制的扩散和变化,     “溟濛”是神秘的,整体清晰浓烈,纪念叶浅予百年诞辰全国中国画提名展优秀奖,所以它沧桑,紧追着历史的悠远,及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特邀作品),第七届全国水彩粉画展银奖,其悠远毫无尽头;     精神是无限的,     历史是悠远的,心灵的感受被不断充实。

我取过一杯清水点入一滴墨汁,它既可按照画家的心愿随意挥洒,     作品入编《中国百年水彩画展作品集》、《百年华彩——中国水彩艺术研究展作品集》、《改革开放-中国美术三十年》、《安徽美术五十年》等,     特别是月光下,这正适合水彩的表现, 《徽州意象·丁村的冬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