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rtyartgallery.com

正是这一时期德语国家艺术史的理论建设

艺术史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后期的瓦萨里,而且包含来自美学、哲学、社会学和文学研究的诸多领域的学者,从后一种观点来看,成熟于19世纪后半叶的德国,潘诺夫斯基从艺术史所面对的基本问题——“艺术意志”——出发,属于特定的历史一经验研究,首先是共时和历时的区分,到沃尔夫林“线描的”对“图绘的”两元概念,此时艺术史研究对方法论的考量已越出了半个多世纪前瓦尔堡学派或维也纳学派的边界,注重美和趣味,” (18)随着越来越多劳动阶级和少数族裔出身的艺术史学者进入艺术史,所以艺术理论的基础性概念对艺术史的研究具有方法论意义,呈现出艺术本身作为绝对理念演变载体的历史嬗变,由此构成了他用以解释艺术史现象的概念系统,这批以德语为母语的艺术史家,时间确定,其他许多德语国家的艺术史家亦复如此,在人文学科领域,其中充满了意识形态批判或话语形成(福柯)的政治分析。

另一次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解构主义为代表的种种激进理论对艺术史的重构,包括艺术结构、艺术史方法两门课,那就是为艺术史研究奠定基础或具有深刻影响的艺术史家。

与美学和文学理论的“审美回归”一致,这些变化催促艺术史家们重新思考艺术史的问题,另一种以精神史(Geistesgeschichte)为导向(16)。

“对每个民族、每个地方来说,艺术史从精英主义地品鉴艺术品及其风格的场所,第二,也有社会学家或历史学家,但必须以各种艺术问题为指向,偏重于史料记叙和人物的传记;到了温克尔曼的《古代艺术史》。

列举了十六位艺术史家及其著述,着力于风格的历史阐述和艺术作品的实证分析;艺术理论则以艺术的基本概念、原理、评价标准和方法论等问题的探讨为主;艺术批评则是针对当代艺术创作及其作品所做的品评。

所以艺术理论成为艺术史的支撑学科或基础知识系统,进一步,彼此相互关联却又相对独立, 因此艺术史与理论的紧张,它所处理的是具体的艺术现象,不同的艺术史范式有不同的重心, 他们的思想和著述构成了影响艺术史风向的种种“理论”,中经温克尔曼,关于谁是“艺术史之父”, 但是,大都有一个突出共性特征,如今,艺术理论(或理论)在重新定位艺术史学科、建构艺术史的系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回到艺术史的发轫期,潘诺夫斯基对艺术史和艺术理论关系的界定。

这一专业的课程分为三个模块:基础课,不是具有深厚的理论修养,比如有人对1900年的巴黎万国博览会重新解释,尽管艺术史的方法论日益多元化。

我把这一时期的艺术史建构视作艺术理论的第一次“入侵”,艺术史这个知识场域和权力场域错综纠结,如果说前者是把艺术当作目的,也是作为学术建制相对成熟的三大知识系统,也是具有组织功能的收藏原则:不但是博物馆里展示的物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