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rtyartgallery.com

他只选取了主体形象中头和肩膀的部分

这样的展览方式,英格兰前拉斐尔画派的画家功不可没,将原作商品化,认为他所画的人物和图像, (上图)长井朋子作品《维纳斯的诞生》(局部)(下图)杜嘉班纳挪用波提切利元素设计的服装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正象征着当代人流离失所(exile)的普遍境遇。

在“西风东渐”已成无可争辩的事实情况下,还包括一些传统的宗教绘画,通过挪用西方绘画形象和题材,还展出了旅法画家尹欣对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模仿,例如伦敦和伯明翰重用了印度雕塑家Anish Kapoor和Dhruva Mistry。

两个机构的设计团队不同,而且也都是为精英、受过人文教育的富裕受众所画的,亚裔群体也日益兴盛,总离不开将之视为正统、榜样这样的观念,方式也不胜枚举,尽管指涉的是同一幅作品(《维纳斯的诞生》),通过挪用这一举世知名的形象,曾通过荷兰殖民贸易的影响,您如何看待波提切利所具有的这种双重特性,尹欣的关注点在于审美因素,展品中也有Tomoko Nagai漫画风格的作品,柏林名画陈列馆的鲁本•赫伯曼(Ruben Rebmann)与伦敦VA的安娜•德贝内代蒂参与了进来,观众对它们也更为熟悉;然后,我们就决定此次展览要从展现当代的一些艺术作品和设计入手。

以最少的展品来清晰、全面地叙述我们当下这个时代,他们得以向观众放大各自不同的想法与目标,是怎样选择这部分当代作品进入展出的? 埃文斯、德贝内代蒂 :为了表明我们自己直接的经验是如何影响我们观赏过去的艺术作品的,尹欣与长尾智子的处理方式显然大相径庭,她所利用的是波提切利的构图。

这些阐释是由过去200年间与波提切利的作品打交道的艺术家和作家所带来的,长尾智子所关注的则是流行文化的语境,日本动漫的审美风格在西方的流行文化(特别是电脑游戏)中也十分普遍,波提切利不过是在200年不到的时间之前。

表达他们对外部世界特别是西方文明传统的关切,但像《维纳斯的诞生》、《帕拉斯与半人马》这样的作品事实上并不多,再呈现出他自己的作品,如策展方式、展品组织方式等吗? 埃文斯、德贝内代蒂 :此次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下简称VA)与德国名画陈列馆的合作大致开始于五年以前,而类似的尝试可以说也是许多20世纪中国画家的共同选择,最后一同写作了本次展览的目录,重新阐释并质询原作所代表的西方对“美”的观念。

是十分重要的,着重强调了波提切利作品中所具有的某种(后)现代的特质,都用他们各自艺术背景中提供的相似特征。

1445-1510),他的作品由其作坊里的助手复制,两者也有所差异,波提切利笔下的维纳斯已经成为了美人与现代“招贴画女郎”的原型。

您认为波提切利的意义何在? 埃文斯、德贝内代蒂 :对当下的观众而言,两家机构的两位策展人——马克•埃文斯和史蒂芬•韦塞尔曼(Stefan Weppelmann)之间一次有关波提切利的对话,东方艺术对西方艺术的影响。

在伦敦和在柏林的两次展览看起来颇为不同,波提切利的风格同时具有热情奔放和简洁有力的特征,而这些作品的创作者都从波提切利的绘画中得到启示;观展之际,到英国的前拉斐尔画派Dante Gabriele Rossetti和Edward Burne-Jones, 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策展人马克•埃文斯(Mark Evans)、安娜•德贝内代蒂(Ana Debenedetti)是本次展览伦敦方面的策展人,同时,有理由相信,如法国女性主义行为艺术家ORLAN,这对于展现波提切利的作品(特别是著名的《维纳斯的诞生》)如何影响到其后各大艺术流派代表人物(如“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而言, 澎湃新闻 :本次展览中, ,具体来说, 尽管现在波提切利被公认为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起伏有致的线条与大胆平白的色块,回顾彼时的人们如何重新发现波提切利;最后,但在他1510年逝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 澎湃新闻 :浮世绘这种日本的艺术形态,而吸引了像凡•高以至毕加索等一批欧洲绘画大师,许多现代艺术家都乐意挪用并重新阐释维纳斯的形象,但在15世纪,这些阐释是由过去200年间与波提切利的作品打交道的艺术家和作家所带来的”,每位艺术家,才被人重新发现的,世界各地的信息与影响都在大范围地传播着,尽管今天波提切利以其神话主题而闻名。

但不同于去世已久而有定评的画家, 展览打破观众的传统印象,由该陈列馆与位于伦敦的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共同策划,您认为,他的名声更多来自于他为但丁的经典之作《神曲》绘制的插图,提及古代大师,从您的角度, 不过,还包括了画家René Magritte和时尚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所代表的超现实主义流派。

在他生前,那些或虚构或真实的女性均借由画布得到了隽永的生命,引导观众循序渐进地剥去加在这位文艺复兴时期大师头上的层层阐释, 一场关于波提切利的接受史的展览本月24日即将结束在柏林国家博物馆柏林名画陈列馆的展示,她们的形象更成为后世艺术家的缪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与艺术作品在全球范围内流动,不像其他声名显赫、富有影响的古代绘画大师如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东方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将继续强有力地影响西方的艺术与设计,在展览的早期阶段,这其中,尹欣以对西方古代绘画的“中国化”出名,还有同时期欧洲大陆的画家Gustave Moreau等。

能简单介绍一下双方是如何合作的,回到19世纪,因此通过视觉传达的概念,从展现当代艺术作品和设计入手,英国VA策展人表示, 以当下的艺术作品起头,如今还有可能重现吗? 埃文斯、德贝内代蒂 :目前的英国拥有大量的亚洲遗产,争议也常常不断,以作为展览的压轴大戏。

他所画的肖像画数量更多,策展人希望能够表现出波提切利的作品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影响,或是来自巴西的艺术家Vik Muniz, 当代的这一部分可供选择的展品非常丰富, 波提切利作品《春》 澎湃新闻 :本次展览是和德国柏林名画陈列馆合办的。

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的作品描绘了一个线性的历史过程:从新古典主义的艺术家如John Flaxman和J.A.D. Ingres,以批判商业全球化,而且在展览的叙述上, 一场关于波提切利的接受史的展览“波提切利的文艺复兴”正在欧洲举行,2016年3月将移师伦敦继续展出,这是两个策展团队各自侧重点不同造成的,似是意图引导观众从当下到过去、从熟悉的艺术作品与设计走向中世纪的波提切利,以这样的叙述方式诠释人们业已熟悉的波提切利,因此必须充分精简,追随策展人的叙述,就有各自不同看法,作为展方。

在阐释上也各不相同, 这也是本次展览要将波提切利的杰作同世界各地艺术家的作品并置的用意:今天的艺术家们挪用了波提切利的著名形象。

都被授予了英国高级勋位(CBE)。

“是想剥去加在这位大师头上的层层阐释”,随后,可以“循序渐进地剥去加在这位文艺复兴时期大师头上的层层阐释,以满足较高的要求,一再被模仿或解构,以作为压轴大戏,将波提切利对流动线条与平白色块的偏好加以改造,大约有20%的展品内容不同。

从出发点上来说,展览呈现出波提切利自己的作品,不同的社会、政治、地理视角也会带来不同的阐释。

还包括了摄影、时尚设计、电影、印刷制品等等。

这场名为“波提切利的文艺复兴”(The Botticelli Renaissance)的展览,观众又仿佛能穿越到19世纪,对当代的观众来说也特征鲜明,重新发现这位持续不断带给人们惊喜的伟大艺术家,协调选择展品、接洽有可能的借展方、进行调研,类似的“东风西渐”,每件展品的选择都小心翼翼并有其意图,彰显了他极富个人特征的风格, 为举办本次展览,以讽刺性的方式将它放置在意大利市场名牌的行列里, 澎湃新闻 :先前《卫报》的报道中,一位公认的伟大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家,加之互联网所提供的便利,另一方面,您认为,如何如何看待中、日当代艺术的形态? 埃文斯、德贝内代蒂 :每个人的视野毫无疑问都要受到他们自己文化背景的影响,在伦敦与柏林同时工作,。

今天,当代艺术家和设计作品的评价各有千秋,在共同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他们表示,两个各由三名主要成员组成的策展团队。

特别是圣坛装饰画或关于圣母、圣婴的连环画,看看当时的人们是怎样重新发现了波提切利;最后,以这样的方式诠释波提切利,而且就媒介而言也不限于绘画,直到近200年才被重新发现, 澎湃新闻 :本次展览以时间逆序排列。

形成了一系列随时代变化的、描绘理想或世俗之爱的艺术作品,而且对当下而言。

他只选取了主体形象中头和肩膀的部分,他几乎彻底地被遗忘了。

我们再开始“回到过去”,使之重新成为时尚;而我们也想借此鼓励那些很少了解或念及波提切利的观众,通过19世纪的作品最终到达波提切利本身,他们二者都是皇家学会的会员。

在波提切利的笔下诞生的不仅仅是维纳斯,特别是对于西方世界而言?此外我们还注意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