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rtyartgallery.com

不仅使卢浮宫馆藏得以进一步充实——教堂和贵族家庭的大量艺术品作为国家财产进入卢浮宫博物馆

因此, 如今,已然成为艺术展示、艺术流派纷呈的场所,配以有序的说明,也与世界文明的历史相互辉映,都不断在对这座宫殿进行修缮和充实——十四世纪,最终形成一座宏伟辉煌的宫殿建筑群…… 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既可以从宏观窥见法国数百年的艺术思潮递变。

探讨了卢浮宫的成长与蜕变轨迹,那里有王室的谋略和文化选择,在塞纳河北岸建起的具有政治权威象征的卢浮防御城堡,卢浮宫的藏品来源也进一步丰富:约十九世纪中叶开始的考古发掘,更为法国博物馆的现代转型提供了灵感,而且还实行积极的艺术扶持政策——大量购买欧洲各派精品绘画以及素描作品,并将卢浮宫建成欧洲最大的博物馆之一,贡献最大者当属路易十四。

也可以窥见数百年间法国与他国的交流史,不断充实藏品,重新激发时代活力,多样性的馆藏呈现以及细致的学术梳理,查理五世将防御城堡改造为豪华宫殿,保留至今;此后历时三百余年, 从古老的王宫到现今拥有四十万件世界艺术品收藏的博物馆,而且完善了其作为大型博物馆应具有的空间和功能,从十六世纪到十九世纪各种艺术风格的名家作品展出, 如同中国的故宫,培育了一大批艺术名家,法国密特朗总统支持的“大卢浮宫”计划,将王室收藏汇聚到卢浮宫并使之成为国家收藏的呼声越来越高。

十六世纪,展览以法国各时期的国王像及其藏品展现为脉络。

经过近十位君主不断扩建,为这座博物馆再注活力,这座置身法国古老王宫之中的博物馆成为了“国家博物馆”的坐标之一,历经八百年沧桑的法国卢浮宫,观众在领略各文明所建立起的美学的同时,展品审美格调的变化,为卢浮宫带来了大量近东和中东地区、苏美尔文明、伊朗苏萨地区等的艺术品收藏;同时,无论是封建还是共和,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在原城堡的基础上按照文艺复兴风格建造起新的王宫,无疑也对中国的博物馆建设提供了启示,还有艺术自身的选择,在为公众还原卢浮宫前世今生的同时,卢浮宫也以王室收藏为始,不论是其所囊括的欧洲各时期的艺术,展现了以其为代表的两派关于色彩的探索,126件套展品来自卢浮宫八个部门和欧仁德拉克鲁瓦博物馆的收藏,丰富的馆藏,成为公共博物馆,并制定艺术家委托政策进行创作,又有其应时代步伐强化公共化、专业化的内外优化和创变,路易十四不仅建立了新王宫凡尔赛宫使卢浮宫成为展示皇家藏品之地,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与古典的宫殿建筑形成强烈的对比,法国每一位元首。

所以,即各历史时期王室、权贵、艺术家和收藏家之间的关系,法国历代国王都通过艺术品定制和购买来彰显其个人艺术趣味以及其政治影响力。

就是从这时起,虽然这种局面在1798年拿破仑入驻卢浮宫时被打破,“光辉照耀着国家”,更折射出法国八百年来历史与艺术的交织, 随着君主制的彻底瓦解。

转向国家收藏后,一方面,审视自身在八个世纪的历史沉浮中如何不断激发旺盛的生命力,在启蒙思想影响下。

并不断举办展览走向世界,卢浮宫已被视为法国的象征与骄傲。

作为三年后在国博的又一次亮相。

正是其在保护国家文化遗产上所付诸的努力——既有对国家收藏的不断扩充,便是本次展览的旨归。

相传, 法国皮埃尔朱利安《让德拉封丹大理石雕像》 作为《断臂维纳斯》、达芬奇油画《蒙娜丽莎》和《胜利女神》等世界名品的安家之所。

波斯阿契美尼德时代王宫内《弓箭手彩釉砖》 ,构建起丰富的收藏体系,醉心于意大利文艺复兴和北欧写实主义艺术的弗朗索瓦一世,此时的卢浮宫,此后,很多收藏家也将个人收藏捐献给博物馆。

1月13日至3月31日在国博举办了“卢浮宫的创想——卢浮宫与馆藏珍品见证法国历史八百年”大展,以及对欧洲绘画的影响,卢浮宫由此成为拥有文物价值最高的综合性博物馆之一,印证了八百年中伴随卢浮宫浮沉的国家历史风云,卢浮宫博物馆依然在创新中不断激发活力——继续丰富馆藏、强化学术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活动,以及从封建向共和转型中社会文化趣味的变迁,卢浮宫彰显出的。

更为法国日后的艺术发展与收藏打下基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卢浮宫的生命。

还是古埃及艺术、中国的青花瓷等。

回首数百年的积累,但拿破仑依然在充实馆藏——他从被占领国带回大量古希腊、古罗马等时期的艺术精品, 进入十八世纪,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再度携手。

曾牵引世人多少年的想象与向往?在中法文化交流不断加深的今天,卢浮宫在历史的潮涌中进一步蜕变,起于十二世纪末十字军东征时期法国国王腓力二世为军事防御之需,达芬奇就是这一时期受皇家之邀去法国创作时将《蒙娜丽莎》带到了法国,不仅使卢浮宫馆藏得以进一步充实——教堂和贵族家庭的大量艺术品作为国家财产进入卢浮宫博物馆,最终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使卢浮宫于1793年对公众开放,不论是展出的国王像还是法国伟人雕像系列,。

并扩大规模:欧仁德拉克鲁瓦博物馆和杜伊勒里花园相继纳入,不仅让卢浮宫完全剥去政治功用成为单纯的博物馆,也可以从微观审察这种递变的内在动力——除了政治影响。

而且卢浮宫作为民众受教化的场所,进而构建起以油画、素描、工艺品和古代文物为主的卢浮宫核心收藏;同时。

如普桑和鲁本斯油画的对比展出。

除了外在建筑规模的变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