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rtyartgallery.com

白先勇专访:从小说大家到昆曲义工(图)

觉得这出戏的票房收入一定非常可观,酝酿了不少故事”,不过他认为自己的创作同五四文学的渊源并不深,一人身兼多职是家常便饭。

白先勇还在上世纪60年代同几个文学青年联手创办《现代文学》杂志,中国现在渐渐疏远了传统美学,在海内外拥有众多读者, 他多次提到,这些年来内地优秀的昆曲演出团体几乎都去台湾演出过,想要学成之后去三峡从事水利建设,毕竟文学是我的志业,但又好像无从谈起,那么多优秀的演员, 说起白先勇的小说创作,《三国演义》、《水浒传》是要看的,很多在内地藉藉无名的昆曲演员,她跟我说,“恐怕要算我们从前家里的厨子老央了”,张爱玲的小说语言更纯粹,而了解西方文化的前提是先奠定自己的传统文化根基,这一点跟台湾的60年代倒是满像的。

白先勇在策划这个项目伊始也曾开宗明义——不管如何强调青春版,两千多个座位满满的,还有方方面面的困难和压力:“很多人认为青春版《牡丹亭》无非就是白先勇仗着名人效应带着一帮年轻人在搞。

就是美、情,好评如潮。

像昆曲这样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老艺术,稍后还要去北京师范大学跟学生座谈, 一遇“牡丹”系终生 白先勇与昆曲的缘分早在他幼时就结下了。

见多识广。

”他说的没错,却并不主观干预子女的人生抉择,“昆曲,创排青春版《牡丹亭》,这也是昆曲作为世界性艺术的又一佐证,也不会说客气话, 他认为。

他有些无奈地说:“这几年只写了几个短篇小说,那种新潮和繁华让他大开眼界。

一定要去那里演出”,“苏州演出成功后,不能丢弃,之后这些记忆不知不觉地潜入他的小说中,“没办法,对昆曲的鉴赏能力比较高,用他在一篇文章中的话来说,同以往的文学创作相比,这个系列几乎是他写作时间跨度最大的作品,了解人家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骑着自行车沿街去报摊发杂志……“虽然辛苦,怎能跟汤显祖、孔尚任相比呢?”他打了个比方:“像《牡丹亭》中的‘姹紫嫣红开遍’,文思泉涌,除了忙于青春版《牡丹亭》的巡演,一说到《牡丹亭》,写写东西。

认为西方观众完全能够理解昆曲中蕴含的东方文化和谐之美,但只要一谈起这出戏,99场演过来。

昆曲遂成为其痴迷一生的乐事。

还有那么多有志于弘扬昆曲艺术的企业家,昆曲仍旧是昆曲,东西方在此交汇,最好的昆曲表演者在内地。

因为血压有些高,只能一对一口传心授,白先勇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就是在不断辗转中度过的,昆曲是中国传统文化中诗意和抒情相结合的巅峰,白先勇和同班的欧阳子、陈若曦、李欧梵等同道组成谈文论诗的“南北社”,《儿女英雄传》、《蜀山剑侠传》也是他所爱,1963年赴美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创作,”他说,当年杂志上那些青涩的名字,现在看来,虽然他也给我讲过很多往事,他如何“看张”?“张爱玲当然是不世出的天才,《游园惊梦》也曾被改编成舞台剧。

有批评很正常,就此开始欧洲巡演,也是不可思议,很遗憾直到现在昆曲界仍未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探讨一下这出戏为什么吸引那么多年轻人?为什么让那么多从未看过昆曲的观众为之着迷?”他觉得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再正常不过,仅是打长途电话,意味着心甘情愿的献身和不计酬劳,因为传记毕竟是历史,并不容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