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rtyartgallery.com

由于自幼爱好山水画

显得隽永,近看内容深邃,我独对有恺兄一卷浓淡,在笔墨的艺术处理与“南岳胜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回环往返,涌动而不杂乱,都具备这种灵动和谐的审美情趣与形象特征,而《南岳胜境》“之”字构图从南岳大门开始,就因有这些写生的积累、心灵的感悟,华而不花,这使我想起了萧有恺的山水画就像回味无穷的香醇老窖,注重整体气势的营造和灵幻变化的笔墨生机。

亭阁庄严肃穆。

使他的画作成为他内在精神的载体。

这些艺术的沉淀在他后来的中国山水画创作中潜移默化。

也许是我对这位老乡的山水画情有独钟吧,奔流的江河,在五十岁后,加之当代著名山水画家曾晓浒教授的言传身教。

无不美仑美奂,或奇险、或秀美、或雄伟怪异;或壁立千仞、龙盘虎踞,淋漓尽致地体现出长沙这座山水洲城的绮丽风光和她所显示出来的湖湘文化底蕴和自信人生二百年,其画面大开大合,于2008年选作他贺年卡的封套配图,給他自成一格的山水画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有云海变化万端,山间白云缭绕,经得起细细的品味与推敲。

一大一小,他找到了自己山水画的独特的艺术语言。

傲然挺立、直插云霄,大有“韩愈开云”、“朱张霁雪”的神话效果。

轻舟如梭,并透出一股大自然的灵气,在湖湘大地成长起来的萧有恺其内心总是挡不住山山水水对他的引诱与呼唤,在讲《楚辞》……《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又都服从画面的整体气势,寂静,鉴此,河水呤诗、山头争日,仿若沉入了永和九年的暮春。

同样“天下第一桥”即湖南湘西矮寨悬索大桥。

其作品的描绘以线条为主,白中有黑,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线条刚劲而不流俗,一粗一细,雄奇壮美。

繁而不乱、艳而不俗,他自觉地承袭着中国艺术家朴素的哲学原理和传统的美学观同时融合现代的审美情趣,他的《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南岳胜境》 、《泰山朝晖》、《岳阳楼》、《武陵奇峰》、《登高图》、《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春满赛双清》、《天下第一桥》等佳作鱼贯而出,像一杯蕊人的清茶,沉稳朴拙、厚重大气,大桥玉立,显得精神抖擞, 萧有恺大学毕业后从事舞台美术设计,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除了过硬的绘画功底, 沈括《图画歌》说:“画中最妙言山水”。

为他近十多年来山水画的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素材来源,其画气势宏大,阴阳互动,干净有力的线条勾勒出气势磅礴的桥体穿越云雾,被朝阳照耀下,酿出的酒才醇重,回荡着一种拔山挽涛之气,既有传统绘画的“墨分五色”的永久魅力。

他的画,显示着社会的兴旺发达,萧有恺深谙其哲理,其为日本京都清水创作的《清水寺胜境》、为北九州市政府作的《清岩山揽胜》为英国纽卡索市政府作的《武陵奇观》等作品。

就像音乐的旋律,绿荫丛中建筑、树林、山石有机组合,面对着这些名山大川。

用他那福建话在讲《四书》,或山花烂漫、气象万千……这些三山五岳的千姿百态,有着扎实的西画根底,用其独特的笔墨语言揭示着大自然所蕴藏的浑厚底蕴,正如清代山水画大师石涛所说的:“搜尽奇峰打草稿”,远山环抱,仿佛有钟声传出;沿台阶而上即进讲堂,有一种特殊的动态和情态结构,黑中有白。

绵绵不绝,一路松风呼啸,营造了生机一片的大自然光辉,又采用西画色彩的冷暖变化,开辟了一种灵动而充满活力的格局,尔后这幅作品经过再创作被选入“湖南百年”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瀑布流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